静雯芳菲

假装我是一个文手……_(:з」∠)_

【吴邪生贺/瓶邪】它们,他们

#男人四十一……一枝花???
#皮皮虾瓶×俪虾邪
#ooc预警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请叫我烂尾小能手
#我爱他们

↓↓↓以下正文

“天真!过来!这边!”不远处一只肥胖的海绵正随着水流扭动自己的身躯。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叫天真,我叫吴邪!”一只小虾高声喊回去,仍是朝着海绵游了过去。吴邪是一只俪虾,按照家族的传统,他应该在未成年时找到一只伴侣,两人……两虾一起进到一只海绵里生活,直至死亡。顺便一提,胖子,也是吴邪的好友,就是他本应待的那只海绵。

“我说天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抓紧时间了吧,胖爷我就算比别的海绵孔要大,你也不能再拖了啊!”

吴邪已经懒得纠正叫法的问题,胖子说的也没错,再过上一段时间,恐怕就连胖子的身体他都游不进去,更何况其他海绵呢?

“我这不是想找个合适的嘛!我可不想和一只合不来的虾在一起一辈子。”

“哎呀,你这虾怎么这么多事!你要说之前那些不好也就算了,我也看那个阿宁确实不怎么顺眼,就上次,阿贵叔介绍的云彩,不是挺好的吗?长的也可爱,虾又机灵,而且我看她……”

“停停停,别不是你看上人家云彩了吧?要追自己追啊我可不负责。”吴邪无视胖子絮絮叨叨的辩解,“我去找点吃的,你待在此地,不要走动。”

“哎你这话说的,就好像我能走一样。你饿了张嘴灌水不就完了吗在哪不能吃?不想待在胖爷我身边就直说,哎,你怎么真走了……”

吴邪把胖子的唠叨抛在身后,胖子一直空着怕不是因为他太能说了吧?不过,吴邪自己倒也真的很着急,再不定居下来,自己的安全很成问题。

吴邪漫无目的地游着,突然,他注意到前面的水流好像和别处不大一样。明知道自己可能有危险,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游了过去,躲在石头缝里好奇的向外看去。

那是两只皮皮虾在打架!其中一只眼睛周围有一圈黑斑,有点儿像是人类带的墨镜,正笑嘻嘻的用语言“调戏”他的对手。另一只沉默不语,但动作凌厉,似乎占了上风。

天天天天啊!那只虾好帅啊!吴邪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暴击,他有些精神恍惚的从石头里悄悄退出来,朝胖子游回去,一路上好几次与危险擦肩而过都不知道,也因此,他错过了身后两只虾的互动和意味深长的眼神。

“哑巴,那边那个小傻逼不就是你的梦中情人吗?怎么,他好像对你也有点意思?唉唉唉,你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也许是单方面互动。

“胖胖胖胖子!我我我……”小吴邪终于回到了胖子身边。

“好好说话,胖爷知道自己胖,不用你强调那么多遍。看你丢了魂一样,又咋了?”胖子嫌弃的扭了扭甩掉吴邪搭在他身上的腿。

“我好像……对一只虾……一见钟情了。”

“呦,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快说说,哪家的姑娘?叫什么名?长什么样?”胖子露出了“我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表情,别问我他一只海绵怎么露出表情。

“我不知道……”吴邪沮丧地低下头。

“哎呀,那长什么样你总知道吧?”

“我,我没看清……”吴邪头更低了,“好像是只皮皮虾,很帅,打架很厉害。”

“皮皮瞎?”胖子吓得花容失色,“就是眼睛上顶俩黑圈跟被虾蹬了一腿一样那个?你小子口味够重的啊!”

“对对对,就是他!不,不对,是跟他打架那个!”

“跟他打架那个……?”胖子想了想,突然浑身一抖,“那个整天不说话,黑着个脸,但打架特别厉害的闷油瓶?”

“对对,应该就是那个瓶瓶虾!”吴•啄木鸟式点头•邪。

“你这可摊上大事了啊!那小哥可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胖子扭了扭表明自己正在思考,“不过你要是真和他在一起了,你的食物和安全也有保障了。”

“你……你不觉得我和他都是雄虾会很奇怪吗?”吴邪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俩物种都不一样,还在意性别?你们年轻虾啊,就是想的太多,喜欢人家去追不就好了嘛!”来自一个过来人的教导。

“谢谢你,胖子。”吴邪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感激他这个看上去不怎么靠谱的挚友,“你喜欢云彩就去追吧,物种不是问题,云彩妹子一定不会嫌你胖的!”

【系统提示:玩家〔吴邪〕对〔胖子〕使用〔会心一击〕,〔胖子〕HP-10000】

“你小子今天皮痒了是吧?别跑!回来!”

事实上小吴邪并没有落实他的追夫大计,因为他这几天在附近水域找了好几圈,都没有看见两只虾的身影。他有点担心那两只虾是不是只是恰好到这附近打架?以后再也不出现怎么办?

然后某一天他蹭在胖子身边抱怨小哥还不出现的时候,他的心上人终于来了,是的,来到他面前。

瓶瓶虾打扮的十分正式优雅(别问我一只虾怎么做到的因为他叫张起灵),身后是拖着一堆小鱼小虾水草之类食物的皮皮瞎,吴胖二人…一虾一海绵被这阵仗吓到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瓶瓶虾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吴邪,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嫁给我吧!这些给你,聘礼。”

最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胖子拦住开心到快要上天不顾一切想要答应的吴邪:“可是这位小哥,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瓶瓶虾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灿烂笑容:
“幸会幸会,鄙姓张。”

















“卧槽!嘶……”吴邪猛地坐起身,又因为上的酸痛而其了一口冷气。枕边人,也就是让吴邪这样的罪魁祸首,听见动静,睁开眼用眼神表达他的疑惑和担心。

“没事,做了个很……奇葩的梦。”吴邪已经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看了眼表,5点40,外面天已亮,他也无心再睡下去,一躺下满脑子都是皮皮虾,他就干脆艰难地下床换衣服。张起灵也跟着起床,乖乖去院子里喂鸡。

今天是吴邪41岁的生日,他自己倒是已经不在意这种事了,唯一的影响大概就是自己在法律上又老了一岁。但他身边那群越活越回去的可不这么想。解雨臣他们说要从北京过来给吴邪庆生,想了想大家也好久没聚,吴邪也没拦着。不过,吴邪手扶上自己的腰,希望他们不要整什么幺蛾子才好。

胖子起来的也早,大概是真的老了,年轻时候怎么都睡不够,现在觉也少了。吃过早饭,张起灵背了个背篓出去。胖子曾说他这是出去感受大自然的优美风光领略祖国大好河山,当时吴邪正沉迷微信跳一跳,听到这话头也不抬的反驳他那就是呆在一个地方闲不住,顺便带点什么回来堵住你的嘴。下一秒他就因为差两分打破记录,忍不住骂出了声。

从北京发来的雨村一日游旅行团大概要下午才能到,胖子已经计划了很久要做一顿大餐,还嘱咐小哥带点野味回来。吴邪斜靠在沙发上刷朋友圈,瞎子大概是在路上随手拍的,他和苏万黎簇的自拍照,瞎子在正中间,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半张脸,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法,旁边是一脸不情愿不看镜头的黎簇和乖巧地比剪刀手的苏万。图片上配了一行字: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吴邪忍不住给他点了一个赞。

胖子刚刚说出去收腊肠,怎么又和隔壁大妈吵起来了?吴邪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倚在门边看他们隔着一堵矮墙吵架。听起来是胖子发现少了两块腊排骨,觉得是隔壁家猫偷吃的。吴邪看了看趴在院里晒太阳的狗,怕不是小满哥吃的吧?

其实那两块腊排骨是谁吃的并不重要,胖子只是想找点事干罢了。吴邪又窝回到沙发上,应付着亲戚朋友伙计发来的祝福短信。等胖子终于吵够了,神清气爽地回屋开始倒水和面。他说是要给吴邪做最正宗的手擀面,来弥补去年没做的遗憾,吴邪笑骂他就拉倒吧,能不断就不错了。事实上,胖子的面味道还不错。吴邪突然想起潘子的那碗面,他若是还在,恐怕仍是会拍拍他的肩,给他并不十分高档但精心准备过的礼物,笑着说,小三爷,生日快乐。

小哥回来的比平时早一些。他把篓子放在地上,先从里面拿出一只野兔和一些野菌,胖子拿去厨房收好。吴邪饶有兴趣的看张起灵又从下面掏出一个层层旧布包裹起来的东西,掀开,里面又是一层水草,吴邪突然回忆起早上那个诡异的梦。

“小哥,这是……鱼?”

张起灵点点头,里面果然是一条大鱼,还喘着气,他把鱼连水草,递到吴邪面前:“吴邪,这个给你,生日快乐。”

吴邪生怕他下一句说这是聘礼,赶紧接上:“谢,谢谢你啊小哥。”

张起灵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接着说下去:“胖子说要多给你补补。”

吴邪尴尬的点头,胖子正好出来,接了鱼,“哟,这还是活的!小哥从哪弄的这么大的鱼?看胖爷我今晚给你们做全鱼宴。”

“后山有个湖。”湖里抓的。张起灵式句不达意。

吴邪暗骂自己想多了,跟上胖子的步伐,也不忘怼回去,“你可别把好东西糟蹋了,小哥抓条鱼容易吗?”

“啧啧啧,就你知道心疼小哥,人这不还是为了你嘛!”

张起灵看着二人的背影,总觉得吴邪今天有点奇怪?

解雨臣一行人总算赶在天黑前到了村里,胖子的全鱼宴也端上了桌。不过他们这么多人,再加上胖子也没有时间精细,只是简单的把鱼炖了炖,但食材本身的鲜美,足以填补做法的简单。一桌生死之交,随便一个由头聚在一起,开几箱啤酒,天南地北地聊天,人生欢愉,莫过于此。

到最后,除了张起灵和被张起灵拦着喝酒的吴邪,所有人都喝的有点多。解雨臣勉强在神志清醒的时候把霍秀秀送回房间,自己也先歇下了。吴邪打发张起灵去洗碗,自己泡着脚陪一帮醉鬼聊天。

黑瞎子攀上他的胳膊,笑嘻嘻的开口:“小三爷,我跟你讲,瞎子我以前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学的是人体解剖……”

“我我警告你啊,”胖子话都快说不利索了,“别别打我们小吴主意。”

“师傅,你还在德国留过学吗?”苏万第一次知道这种事。

“都别打岔,听我讲,”瞎子顿了顿,满意地看到除了小声嘟哝的胖子所有人都安静了,“我当年去旁听过动物学的一节课,那个教授正好在讲海绵,有一种海绵特别有意思,中文大概是叫偕老同穴吧?有一种小虾会在幼年成双成对的进到海绵里,到死也不再出来。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浪漫?”

“这就叫浪漫?那我们家小吴和小哥不也是那什么老同屋不是?”

黎簇忽然来了兴致:“那那两只虾就每天……?”

“别瞎说,也不早了,都早睡吧,别明天早晨头疼。”吴邪怕他们再说下去会有什么奇怪的发展,慌忙结束话题。那个梦,原来是偕老同穴吗?

终于把醉鬼们撵上了床,吴邪和张起灵才有一点私人空间。他窝在爱人怀里,抬头问他:“小哥,你知道偕老同穴吗?一种海绵,瞎子晚上讲的。”

“嗯。”张起灵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又补充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睡吧,晚安。”

“晚安,小哥。”吴邪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

真好啊,偕老同穴,岁月静好。

------------------------作者の碎碎念--------------
#第一次写瓶邪相关,感觉是我写过的最长的短篇了,各种ooc希望多多包涵
#语音输入的可能会有错别字欢迎小天使们捉虫w
#这个海绵和虾是自然界真实存在的,不过一只海绵里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小虾啦,感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顺便一提百度百科的俪虾词条有错误……)
#其实刚提这个梗的时候 @堕玄 想的是俪虾瓶×海绵邪,因为可以进♂到身体里♂面,后来果然还是想加上胖子的戏份,因为私心想铁三角永远在一起,所以最后用了皮皮虾瓶。不过其实皮皮虾和俪虾体型还差蛮大的,只是跟个风玩梗(虽然是过气网红……)
想看车的不如找 @堕玄 大大让她用这个梗写【手动滑稽【不过她手里好像还有情人节我挖的坑要填【我什么都没说】
#真的不是故意给瞎子加戏份的如果可以我更想加给花爷
#标题曾经想用“偕老同穴”,但稍微有一点点全员向(明明只提了名字好么),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能好好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吴邪,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评论(1)

热度(14)